搜索
当前位置: 爱彩网注册 > 思念 >

清明的思念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3-11 18:47 | 查看: | 回复:

  乡下老家院子里的一棵杏梅树,枝繁叶茂,树龄十年以上,树身树冠粗壮而庞大,笼罩半个院子,遮天蔽日。尤其是清明前后的落花季节,每日清晨,白色飘逸,花瓣满地。特殊的季节,也让人心生惋惜与哀思。春雨伴清明,两只花喜鹊又来光顾,落在杏梅树枝头发出一阵“喳喳喳”的叫声后又飞走了。听到这般叫声,我非但没有喜悦,反觉有些哀伤与凄凉。

  悲凉的落地花瓣和鸟叫声,让我想起了慈爱的母亲和我那英年早逝的大弟道坡。上世纪70年代初,我和大弟先后走进军营,40年前,我俩又同时参加了那场南疆自卫反击战。

  兄弟俩同时去了生死难料的战场,当时可是碎了我母亲的心。两个儿子去前线后长时间音信全无,有传言说我们兄弟已经阵亡,消息不胫而走,很快传到母亲的耳朵里,从此母亲听不进邻居们的劝慰,整日以泪洗面。母亲不敢向人打听消息,生怕传言变成了现实。

  战斗打响后,我和弟弟道坡所在的部队纵深穿插异国境内,作战任务是夺下制高点,占领战略要地,切断敌军退路和阻止敌人的增援,确保主攻部队的侧翼安全。战场上,我们兄弟间虽然音信全无,却都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,忠实地履行着一个军人应尽的职责。

  3月中旬,随着撤军命令的下达,我和弟弟带着满身的泥土幸运地回国了。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回国时的情景,战友们拖着疲惫的身子,个个胡子拉碴,满身泥土,有的军服被挂烂,有的裤子不遮体,但随身所带的却完好无损。当我们回撤越过第十号国界碑,踏上祖国土地的那一刻,一个个情不自禁地跪倒在自己的国土上,亲吻自己国家的土地。起身后,我们泪眼汪汪地往回看,再看一眼曾经朝夕相处、如今魂留异乡的战友们

  一个多月后,部队把我和弟弟的三等功喜报寄到家乡。一时间,兄弟俩双双上战场,又双双立功的事,在家乡传为佳话。

  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。伫立于母亲和弟弟道坡的墓前,想起他生前最后一次跟我说的话:“从部队转业后,一直忙于工作,没有回老家孝敬二老。我退休后一定像你一样回到家乡,好好孝敬老父亲”

  弟弟没有等到这一天,与我同时参战的弟弟道坡因突发心脏病倒在工作岗位上,把年龄定格在了57岁。弟弟道坡视自己的一切都是党、国家和部队给的,把金钱看得很淡。他勤奋、谦虚、谨慎、秉公、廉洁,成为本地审计战线公认的廉政典范。

  在这催人伤感的清明季里,与逝者天地对话并写下这篇此文,以此告慰九泉下的母亲和我亲爱的弟弟。

  1、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本网将及时处理。邮箱:

  2、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 、 张万俊律师为本网站法律顾问,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sks-aed.com/sinian/37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推荐文章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