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当前位置: 爱彩网注册 > 郁闷 >

谁人年过得很抑塞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3-13 11:17 | 查看: | 回复:

  原名魏高旺,江西抚州人,现在惠州打工,系惠州市作协会员,惠州市小小说学会会员。博罗县作协理事。

  小根对大龙没有任何意见。两人都是一个村庄长大的,一起上山砍柴,一起下河摸鱼,还是同一年结婚生子。两人一起结伴同行去打工,过年的时候又是一起坐火车回家。

  可小根对大龙的老婆很有意见。大龙的老婆是个喜欢炫耀的女人。每次小根和大龙打完工从外地回来,大龙的老婆总是大把大把地花钱去买东西,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,还到处炫耀说自己的老公很能干,很会赚钱。气得小根的老婆晚上拧着小根的耳朵,数落小根没用,赚钱没大龙多。所以,小根从心底里很讨厌大龙的老婆。

  小根和大龙都是到福建沿海地区做水泥工,很多工地都是搞承包的,按劳取酬。大龙手脚快,力气大,赚的钱自然是要比小根多。

  小根的老婆就是这样一直在小根的耳旁唠叨,同样是一个人,同时去打工,同时回来,为什么人家大龙赚的钱就多点?

  小根每次看到大龙老婆到处炫耀的时候,总会觉得自己面上无光,心里很是不快。于是他暗地里想,看你有钱的样子,要不哪天,让你的钱丢掉或者被偷走,看你这样的婆娘还有这样高兴?

  丢钱的事可能性不大,可被小偷偷钱的事却发生了,而且就是发生在小根的眼皮底下。

  那一年,火车上的小偷十分猖獗。猖獗得连旅客看到小偷在行窃都不敢吭声,眼巴巴地看到小偷偷别人的钱包。

  正好是分田上户的时候,每家都种有田,只有在农闲的时候,男人都要告别妻儿,到外面去打工赚点活钱零用,在农忙季节或者过年的时候都要返回家去。火车上总是人满为患,天南地北的人都有,又不相互团结,加上刚刚洗脚上田,胆小怕事,火车上的巡警又少,所以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,都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不敢吭声。

  那时的绿皮火车没有空调,车厢里人又多,所以车窗都是开着的,火车站台上的小贩就是推着车在窗边卖东西。小偷就是在火车临时停靠的时候,从那些开着的窗口中爬进去。

  小偷是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下手的。当人们在发出“咣当咣当”的声响的绿皮火车上沉沉入睡的时候,小偷三五结群,露出狼一样的眼睛,有人踩点,有人放哨,有人拿出锋利的刀片,开始割熟睡的人的口袋,偷里面的钱。

  不过这些小偷不是每个人都偷。醒着的人不偷,和醒着的人在一伙的人不偷。因为很多醒着的人,看到小偷来了,会赶紧把自己的同伴叫醒。

  三个小偷来到小根和大龙的座位,小根和大龙相向而坐,小根眯着眼,大龙正在憨憨入睡。小偷就要对大龙一个鼓鼓的口袋下手。小根站了起来。

  小根想到大龙赚的钱比自己多,想到大龙老婆总是趾高气扬的形态,小根终于还是坐下去了。其实只要小根对小偷摇一下手,或者叫醒大龙,小偷就会放弃的。

  可是小根没有。小根装作不认识一样把头转向窗外。窗外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小偷放心了,娴熟地从大龙口袋里夹出一沓钱,狠狠地刮了小根一眼,迅速地向另一个车厢里挤过去,很快便淹没于人群之中。

  那时候还没有银行卡,在外打工赚回来的钱都是现金,大伙都怕遇上小偷,都会分开几处来藏钱。小根想,只偷了大龙的一处钱,损失应该不会很大吧。

  小根也装着在睡觉,可一直睡不着,脑子里乱哄哄的,不知是因为畏惧还是后悔。

  大龙睡醒后才发现钱包被偷,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。小根装着刚刚醒来毫不知情的样子,也跟着大龙一样大呼小叫,连说自己还好,没有被偷。

  这次回去,大龙被偷了钱。大龙的老婆也感到晦气,像霜打的花儿,没有那么神气,再也没有到处去炫耀。

  小根的老婆今年没有咕噜什么,可是小根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,他感觉到非常郁闷,连过年也很不是味道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sks-aed.com/yumen/140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推荐文章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